韓国人郑律成:解放军军歌作曲者为何留中国?郑律成
韓国人郑律成:解放军军歌作曲者为何留中国?丁雪松郑律成是一位以《延安颂》、《八路军军歌》、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、《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曲》和《朝鲜人民军进行曲》等作品声名远播的作曲家。他出生于韩国光州。朋友詹小洪应邀到韩国教授汉语时,曾参与推动郑律成的故乡重新发现这位作曲家的意义,在当地举行过郑律成优发娱乐音乐节。根据他的生平故事,朝鲜二八艺术电影制片厂拍摄过故事影片《音乐家郑律成》,中国长春电影制片厂也拍摄过故事影片《走向太阳》。如今,郑律成同时得到中国、朝鲜、韩国的高度评价。然而,生后的殊荣并不意味生前的顺利。其实郑律成的一生充满了坎坷。他原名郑富恩,1914年阴历7月7日出生在全罗南道光州杨林町。当时家乡已经沦为日本殖民地。父亲郑海业是爱国者,支持儿子参加抗日救国斗争。郑律成的3个哥哥都参加了民族解放运动,大哥和二哥是中国共产党党员,在革命斗争中献出了生命。郑律成19岁时,随着三哥来到中国,进入南京“朝鲜革命干部学校”学习,毕业后分配到电话局工作,收集日本情报。为了掩护身份,组织资助他去上海学习音乐。1937年10月投奔延安,先后进入陕北公学、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。1938年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音乐指导、鲁迅艺术学院声乐教员。193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此间他创作了《延安颂》、《延水谣》、《保卫大武汉》、《生产谣》、《寄语阿郎》、《十月革命进行曲》等诸多作品,与诗人公木合作的《八路军大合唱》影响最大,不但在延安演出,还传播到其他抗日根据地。这时,他和中共党员丁雪松产生了爱情。 当时,郑律成和一些朝鲜革命者在延安受到审查。为了和郑律成结婚,时任李鼎铭秘书的丁雪松请示了中央组织部长陈云。陈云回答:到现在为止,没有任何材料说明他有问题,但是也没有任何材料证明他没有问题。你们自己决定,组织上不予干涉。1942年春,延安鲁艺领导人周扬等参加了郑律成和丁雪松的婚礼。1942年8月,郑律成被派往太行山八路军总部,任华北朝鲜革命军政学校教育长。1944年1月回延安。
抗战胜利后,朝鲜革命军政学校宣告停办,全体人员按义勇队编制进军东北,进入朝鲜。郑律成与丁雪松奉命随队到朝鲜。郑律成出任朝鲜保安队(朝鲜人民军前身)俱乐部部长,投入朝鲜人民军协奏团的筹建工作。他以旺盛的激情,谱写了《朝鲜人民军进行曲》、《朝鲜解放进行曲》、《东海渔夫》、《图们江》大合唱等10余部作品。丁雪松则先后担任华侨联合会总会委员长和新华社驻平壤分社社长。夫妻二人分别为朝中两国工作,遭遇了政治难题。在杨德华整理的《中国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回忆录》(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出版)里,丁雪松这样回忆:我和律成的关系很费思量,他是从延安回去的,又有一个中国妻子,自调平壤后先后与朱理治、文士祯等中国同志接触比较多,关系也很好,以致朝鲜方面早就对他产生了一些看法;特别是他敬若长兄的武亭被降职之后,他也受到一些影响,碰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;加之后来我从华侨联合总会调到商业代表团,随之党的关系也由朝鲜劳动党转回中国共产党,人们更对他产生戒心。前面说过他原先在人民军担任俱乐部(相当于文化部)部长,亲自筹建了人民军协奏团,干得相当出色,连续几年都得到共和国的奖状。而在我的工作变动之后,人民军政委金一找他谈话,明白无误地通知他:“你爱人是中国人,你在人民军中工作不合适。”就这样,律成被调离人民军,安排到朝鲜国立音乐大学当作曲部部长。这不仅是降级使用,实际是政治上不被信任而调离了要害部门。如果我(丁雪松)继续作为新华分社社长或中国使馆的外交官留在平壤,律成的处境将更加困难,他很难融入朝鲜的主流优发娱乐平台登录。即使我下决心做一个朝鲜人,并再转成为劳动党党员,一切从头开始,老老实实做郑律成的妻子,根据后来的情况看,也未必有好的结局。或者我和郑律成分手,从此离异,各自东西,这样的先例也不是没有。可是我们的感情如此深厚,千难万苦都经受过了,能割舍得开吗?”丁雪松向朱理治诉说了郑律成遇到的磕磕绊绊,朱理治建议他们索性回中国。在非正式场合,朱理治向金日成试探,金日成一口应承说:“中国共产党给我们培养了那么多干部,现在你们要一个郑律成,不成问题。”丁雪松又通过使馆给周恩来写信,要求让郑律成加入中国国籍,转回中国共产党。周恩来收信后,亲笔致函金日成。这时朝鲜战争已经爆发。郑律成到外务省办手续时,迟疑地说:“我的同胞现在正在受难,在这个时候离开朝鲜,心里非常不安。你看我走合适么?”外务省那位同志在中国参加过抗日战争,早就和律成很熟,就劝他:“既然周总理亲自来信要你回去,你切莫放过这个机会。说到心理不安,你回中国去还有机会弥补。你还可以以一个中国音乐工作者的身份,再到朝鲜来,做援助朝鲜的抗战工作,不也很好么?在战火中,中国大使馆特地派一辆吉普车送郑律成和他近八旬的母亲撤离平壤。郑律成到达北京后,加入中国国籍,分配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工作。1950年12月,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创作组的成员,奔赴朝鲜,受到金日成和朝鲜劳动党中央的热情接待。他和刘白羽合作了《歌唱白云山》,和魏巍合作了《亲爱的军队亲爱的人》,和欧阳山尊合作了《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曲》、《志愿军十赞》。1956年,郑律成调到中央乐团创作室作曲,直至1976年12月7日突发脑溢血逝世。虽然在文革等中国的政治运动中,郑律成也遭遇了一些麻烦,但他后半生总体来说,可谓家庭幸福,创作丰收。如果1950年不是下决心离开朝鲜,后半生怎样面对中朝两国之间的风云变幻,个人和家庭又会有怎样的命运?郑律成夫妇如果留在朝鲜,恐怕也会有麻煩。